阳新论坛

查看: 2287|回复: 2
收起左侧

[转帖]在阳新当战地县长的回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15 00: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在阳新当战地县长的回忆
                             国民政府阳新县长 李春初 撰稿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经过“八一三”上海大战,南京弃守,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但党、政、军等重要机构主要领导人,都在武汉;尤其各党派各以及无党派代表人物和全国知名人士都荟集武汉,群策群力,团结抗战。所以当时的武汉已成为全国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外交的中心。
    当时,湖北省政府主席由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兼任(后为陈诚),民政厅长严立三,建设厅长兼省保安处长石瑛;我在省保安处当中校股长,主管人事、军械。
    中共重要领导人之一的董老(必武)也于此时来到了武汉。董老与石瑛先生都是老同盟会员,董老在武汉中学当校长时,石任武大校长,是湖北教育界的老同事。在国共合作、团结抗战的前提下,经过周恩来副主席与董、石二人研究由共产党派干部、建设厅出面,并承坦经费,创办“湖北省建设厅合作干部训练班”,由国民党李范一担任班主任,而由中共的陶铸实际主持工作;训练班设在应城、京山、天门交界处的汤池。
    石瑛先生在南京任市长时,我在南京当区长;而李范一先生则是石瑛先生的老友,常在南京,因此我们早就相识。一九三八年初的一天,李对我说:“为了今后准备打游击,请帮忙搞些子弹…..”。因属我的职掌范围,我满足了他的要求。不久后,李先生又对我说:“熟人好办事,要是你能到京山当县长该多好。”数日后,石瑛先生当李先生的面问我:“你愿当京山县长吗?”此时我已有思想准备,立即答复:“要我去,就服从调配”。隔日,严立三先生找我谈话,直截了当对我说:“石先生同你谈过,要你去京山当县长的事,就这样定了,你可作些初步准备,等候任命。”第二天,严先生又对我说:“京山的事有变化,何主席下了条子,派陈××为京山县长,你的事另作安排。”又过了儿天,严先生对我说:“石先生要你到他老家阳新去当县长,这次不会再变,你马上作好准备。”我说:“石先生没有和我讲。”严说:“你原来不是已同意去京山当县长吗?只是换了一个县,同样是当县长,还讲什么?”我不便多讲,但思想上仍犹豫不决。此时,徐州会战已近尾声,保卫大武汉,正在加紧部署,京山在武汉的后方,地处偏僻,在武汉会战时,不是战场;阳新则不同,地处武昌至江西瑞昌公路要冲,在保卫大武汉的战争中,主战场在江南,阳新在江南战场上,前期是前线指挥中心,兵站基地;后期是战场,两县情况,大不一样,京山县的担子轻得多,阳新的担子如此之重,我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挑得起吗?但又想到,我原来既已答应去京山,现在又有什么理由不去阳新呢?严先生看我说话吞吞吐吐,就问我:“省政府改组时,新主席,厅长就职时的讲话,你听过吗?”我说:“听过,你老(指严)不是说过:‘抗战期间,如果能做到官皆将,民皆兵,就可以把日本侵略者歼灭在湖北境内吗?”严点点头,接着说:“要做到这一点靠淮,得靠大家,尤其要靠县长。老实说,到战地当县长,虽不是直接带兵,冲锋陷阵,但支援前线,任务繁重,也不亚于战场指挥官。到战地当县长,就是要有跳火坑和拼命的精神,你是个青年军官,还不应该跳火坑吗?还不应该拼拼命吗?”一席话说得我哑口无言。
    随后,石瑛先生和我谈话,他主要从政治角度,分析战争形势,坚决主张国共两党团结抗战,否则抗战就难以坚持下去。同时又谈到汤池训练班毕业学生分配到阳新的情况,要我注意培养他们,现在是办合作社,地方一旦沧陷,这些人就是游击队的骨干。最后又谈到介绍高一宇到阳新龙港区当区长等具体问题。
    严、石两先生的谈话,给我上了一堂爱国主义的政治课。
    此后几天,民政厅发表我为阳新县长,我于一九三八年四月赴阳新视事。这时正是武汉外围战展开前夕,我和县府有关人员商景决定:凡省政府民、财、建、教、保的一般公文,和当日的通常工作,委托秘书处理,只有秘书办不了的事才找我,我自己则把精力和时间集中去动员、组织阳新县可能筹集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支援前线。
    一、构筑野战工事
    我接事时,阳新驻军为七十七师、师长彭位仁,第一次去见他,彭师长就说:“奉第九战区陈长官的命令,阳新要构筑野战工事,任务大,时间紧,希望你与我们密切配合,共同完成任务。”我说:“这是县长应尽的职责,请师长下命令,我一定全力以赴,保证完成任务。”彭师长对我的答复,表示满意。但他义说:“话虽如此,还是仔细商量一下的好,我们师对这件事,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在阳新构筑野战工事、人力、材料,应全部由阳新负担;另一种意见认为这是国防工事,并不是阳新的县防工事,加以需要量大,倘若都放在阚新县的头上,恐怕影响工事的顺利完成,邻县应该分担一部分。”并说他个人是赞成后一种意见的。过了不久,彭师长派蒋副师长来对我说:“阳新县境野战工事构筑办法,师部已向第九战区提出建议:所需人力,全部由阳新征调,木材阳新负担二分之一,余由邻县大冶、通山两县分摊,九战区已转商湖北省政府同意,命令即将下达。”我说:“等待命令,坚决执行。”此时,湖北省政府已再次改组,武汉行营主任兼湖北省政府主席何成浚,调军委会军法总监;省主席遣缺,由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兼任。九战区与省政府是一个头,省政府很快就下达了任务。民政厅长兼省保安处长严立三打电话给我,下达了构筑野战工事的口头命令。
    接着,省政府派遣的保安处胡视察以及大冶县长向铁、通山县长郎维汉,相继来到阳新,和我同到七十七师师部接受任务,由该师张参谋长和省保安处胡视察分别传达构筑野战工事的任务和要求,张参谋长一面用教鞭在地图上指划讲述;一面作出部署:在阳新县境内构筑三线野战工事,主要依靠幕阜山、九宫山余脉,结合地形,’沿阳新、瑞昌交界的鸡笼山、白门楼、四房、枫林、大德、桃市、龙港为第一线;获田、三溪、东源为第二线;海口、潘桥、白沙为第三线。还在有地形可利用的丘陵地带,修建阻击工事。最后宣布了阳新、大冶、通山三县分工原则,并当面转发了湖北省政府的命令,三个县长都当面表了态,保证保质、保量地如期地完成任务。
    我回到县府后,立即召开区长会议,研究分配任务,接着召开区、乡两级干部会议,势工动员,主要强调:(1)事关国家命运,民族存亡,不能敷衍应付,一定认真贯彻。(2)不准偷工减料,所征木材,尺码一定要符合要求。(3)敌人已离我们不远,战争迫在眉睫,不准拖延工期,贻误战机。(4)民工生活,要有干部分管,必须吃饱。为了贯彻这一任务,由县政府组织了一个专门班子,抽调干部到各区乡动员,我也到各重点地区督促检查,在短期内征集民工一万余人,配合部队施工。开工后,我又率领各界慰问团,携带慰问品到工地看望部队官兵和民工,并尽可能多作停留慰问宣传鼓动,以鼓舞士气和民心。区长、联保主任都住工地,各负其责。民工十天换一次班,以平均负担,避免过度疲劳。
    木材有两个问题,一是征集,一是运输。征集方面,开始有以小代大的事情,我发现后坚决制止,不准抵数,后来就没有这种现象了。运输方面,出产木材的山地,既不靠公路,即使运到公路,也没有汽车运输,完全靠人力,又适逢暴雨,山洪陡发,运料民工,头上淋暴雨,还得淌着齐腰深的水,脚下摸着高低不平的石块,远道运送木材到工地,确实吃了不少苦头。尤以通山人民为最。可是山区人民处处都表现出高度的爱国热情,坚韧不拔,顾全大局,只要向他们讲清道理,他们都能放弃个人利益,迎难而上,在统一号令下,终于在一个月限期内,完成了这样大规模的野战工事。
    二、修建飞机场
    野战工事,刚刚完工,湖北省政府又转航空委员会命令,在阳新县城西北方十数华里的石震湾-白杨之间修筑飞机场,航委会派了两名工程技术人员测量规划,据说航委会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阳新必须修机场,以便空军在保卫大武汉期间,就近配合陆军作战,另一种认为,为时已晚,现在开工赶修,也无把握完成,即使修成,也来不及使用,徒以资敌,反不如不修,以免劳民伤财。争论结果,仍然决定赶修。这又是一项紧急任务。
    构筑野战工事,还有七十七师配合,修飞机场,空军完全依靠地方;仅有二名技术指导人员,顾此失彼,照应不到。开始,我每天都必须去机场指挥施工,解决一些原来预想不到,和临时发生的问题。工程有头绪后,隔日也要去一次,区、乡长都需亲自带队,在机场住宿。较麻烦的问题有三个:第一,限期两个月时间短促,只有多上民工,才有把握,但人多地狭,施展不开,会窝工,人多也无用,少了又怕完不成任务,最后决定上五千人,赶紧一点,分片包干,民工十五天轮换一次。第二,机场附近无居民,住宿难解决,到居民区借住,往返近三十华里,途中浪费时间太多,搭工棚,材料不足,最后决定部分民工搭工棚,部分民工借住民房。第三,雨水多,虽规定带雨具,但民工多数只有斗笠,无象衣,大雨坚持上工,淋得透湿,无干衣换洗,容易致病,等天睛再施工又怕误工,确是一个难题。总的来说,参加修建飞机场的干部和民工,都为爱国保家,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工程进行到第二十天时,航委会来电:“阳新机场停修。”据工程技术人员透露,时间来不及了,机场修成,也使用不上。
    三、急如星火的支前工作
    支前工作,范围广泛,所有为战争服务,为军队服务的事情,都是支前工作。前面所说的构筑野战工事,修建飞机场,也属于支前工作,俗话则叫“办军差。”
    阳新县开始只驻有七十七师一个师,以后高级将领时有来往,最先到的是后勤总司令俞飞鹏。军委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因检查江防,到了富池口(阳新县属),我闻讯赶去,他已去田家镇。过境部队,越来越多,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的前线指挥所,就设在阳新,其余我见过面的将领和支援过的部队,先后计有:
    第二兵团总司令张发奎;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第三十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第二十九军团长李汉魂;第三十二军团长关麟徵;第十四军团长兼第二军军长李延年;第五十四军军长霍揆彰;预备第五师师长王和华;九十八师师长王甲本;一八七师师长彭林生;炮十团(机械化)团长彭孟楫等。总之是大军云集,要求支援和服务的,络绎不绝。主要项目,是征集民侠、木船、饮料、柴草和驻房。还要为军用而架设乡村电话,每个区、乡所在地都要通电话,扩建防空哨所二十多处,监视敌机,严防溜过漏报;防空路线,要求新机新线。真是困难重重,不胜其繁。现举二例如后:
    (一)当时部队汽车少,行李除自身携带外,主要靠地方征集民侠代运,开始没有经验,上级虽有统一规定,只是些原则,需要在实施中逐步完善。民夫待遇按日计算,仅够糊口,农民不愿意,动员困难,但经宣传解释,说明军队是为了抗击日本侵略,开赴前线作战,既是卫国,也是保家,理应得到帮助,待遇改按里程计算,也作了适当调整。这个问题,才得到解决。而距离问题,仍有麻烦,开始对从甲地所征集的民夫运送到乙地,究竟送多少里程,没有明文规定,部队要求送远点,特别是对身强力壮的民夫,舍不得放回。民夫要求只送一日路程,地区要求在本县境内;重征民夫换班,也不胜其烦,以后决定在邻县县城交班。这样民夫就不致被部队扣而不放,各县也好按实际需要作有计划的安排。
    (二)征集木船。阳新县城,在富水北岸,经阳新开往前线的部队,都要渡过富水,枯水季节,富水河宽与汉水差不多,但富水下游,与网湖相联,涨水时河面与湖面合而为一,比长江还宽,在湖汊处宽数十里,水天相接,一片汪洋,没有机动船,只能用木船渡河,每只船的容量和载重量有限,大部队渡河,就需要大批木船,这还是指渡人而言。如果渡骡马、辎重和重武器,就更加费劲。炮十团渡河,遇着许多困难.想了许多办法,花了较长的时间才得克服。开始由县政府征集木船,按部队需要分配,讲明使用后原船交还。可是有些部队,只图自己方便,把木船带走,或控制不放,作湖汉水运之用;有的部队虽不需木船,由于船主求情,擅自放走,县政府征集来的船,使用一次就没有了,再来部队,得再征集,使用率低,不能重复使用;以后想办法把征集的木船,组织起来,由县政府管理,发给养,并派警探队押船,这样可以连续使用,也不让船主过渡疲劳,定期换班。尽管不断改进办法,还是有些困难,很难克服。尤其是过境部队源源不断,无论是民佚、木船,或是部队需要的其他东西,只能适当酌留余地,不可能事先充分准备,因为需要大宗开支,经费无着,但军事行动,时间性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临时去征集民侠,木船,已经缓不济急,这个矛盾,始终难以解决,常常为此急得团团转,夜以继日,废寝忘食。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想起严立三厅长的两句话:“当战地县长,就是跳火坑,要拼命”。所以也就心安理得了。
    四、为沦陷后打游击培训骨干
    阳新县,由湖北省建设厅分配了二十多名汤池合作干部训练班毕业的学员,办起了县合作联社,并在区、乡成立了供销和信用合作社,这些合作社干部,有的是由沧陷区流亡到武汉的大学生,有的是高中学生,文化程度较高,富有爱国热情,和斗争精神,有的还是进步分子。但人数太少,只能作中层干部,且多为外省人,扎根不易,有必要挑选一批本乡本土人,经过培训,准备作为基层骨干。以适应坚持长期抗战的需要。当时,全国都设有社会军事训练总队,县长兼总队长,另设有专职副总队长和少数专职干部。区、乡、保都设有大队、中队、分队、班,但干部都是兼任,名日“农闲集训,农忙停止”,但多有名无实。于是我利用社训队的名义和经费,办了两期社训队基干训练班,每期约一百人,训练时间一个月。训练内容分学、术两种,学科主要讲爱国主义和军事常识;术科以一半时问作制式教练,一半为战斗教练和野外演习。每期编为一个基干中队,第一期为基干第一中队,第二期为基干第二中队,全衔为“阳新县社会军事训练总队”直属基干第×中队,所有学员都是队员;所需干部,都由队员中选派。训练结束后,各回原地,理原业,但上下左右,保持必要的联系,要以分队为单位,每月集中一次,中队视必要临时召集,要求做到召之即来,来可听用。
    我在阳新县长任内,为抗日战争,为武汉保卫战,为支援前线,为野战军服务,仅仅做了这几件事,作为炎黄子孙,作为一个青年军人,总算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做了三个月的战地县长。
来源中国黄埔军校网http://www.hoplite.cn/Templates/hpzckz0089.html
发表于 2006-8-15 13: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在阳新当战地县长的回忆

小小阳新.
万众一心.
要粮有粮.
要兵有兵.
发表于 2006-8-16 18: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在阳新当战地县长的回忆

     咱阳新70年前还是有一值得一书的历史的,现在可不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删帖指引|阳新新阳网 ( 鄂ICP备09004560号-1 )

GMT+8, 2019-6-18 19:13 , Processed in 0.14064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