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2958|回复: 0
收起左侧

固原路上(选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7-4 09: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车到太阳山时,发现公路的右前方有一户人家,是那种土筑的房子,低矮且破旧。屋前是一大片西瓜地,瓜地边立了块牌子,纸板上写着:“硒沙西瓜,一斤二角”。边上,俩个十岁上下的小孩拿着一杆秤站在那里,看样子是姐弟俩,见有车开过来,便眼巴巴地朝这边张望。
“买两个瓜带回去吧!”我一边说一边将车停在路边,下车后向俩小孩走去。
“小朋友,你们是在这里卖瓜吗?”我盯着稍大点的女孩问道。
“是的,叔叔。”小女孩眼明嘴快。
“怎么卖?”见我发问,小女孩指了指纸板。
“叔叔,你如果买瓜,就自己到瓜地里去挑吧!”小男孩边说边擦着鼻涕。
我们一起走进瓜地,“还是你来帮我挑吧!但一定要挑甜的哈!”我对那姐弟俩说道。说真的,我到现在连生熟瓜都分不清,哪知道什么样的西瓜才甜呢!还不如让他俩帮我挑呢!
“叔叔,这个瓜一定很甜,你看这纹路。”那个小男孩吸了吸鼻涕,指着一个西瓜对我说。
这时,我注意到俩小孩都打着赤脚,当时气温虽不算冷,但赤脚走在瓜地里,土颗粒硌脚底板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俩小孩穿得也很破旧,家境应该不是很好。
我走了过去,问那小女孩:“你看这个瓜怎么样?”我怕那鼻涕男孩瞎说。
“可以的,这瓜应该很甜。”小女孩对我说。
“那行,就这个吧!”我话音刚落,鼻涕男孩一脚踩断了瓜蒂,弯腰抱了起来。
“我来,我来,别给你掉地上摔破了。”见鼻涕男孩吃力的抱着西瓜,脸憋得通红,我赶忙接了过来。
这时余敦禹也挑了一只,便一起将瓜抱到车子旁边,鼻涕男孩将秤拿了过来,秤的根部还穿有一根小木棍,供俩人抬着称重用的。
那秤有个底盘,由四段小绳子栓着吊在秤杆上,小女孩将瓜放在秤盘上,跟男孩一起将穿在秤杆根部的小木棍抬了起来。可能是瓜没放稳,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称,只见那瓜在秤盘上一个翻滚,掉在地上摔破了。
见此,小男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女孩的眼圈也红了,呆立在那里。
“没事没事,破了没事,破了又不耽误吃,怕什么。”我摸着小男孩的头安慰着。
俩小孩抬起头,齐齐的看着我,一脸不解的样子。
“这破一点没事,我拿回去不也要切开了吃嘛!”我解释着。
“叔叔,破瓜我们是不能卖的,还是再摘一个吧!”小女孩擦了擦眼睛对我说。
“为什么?”这会轮到我一脸疑惑了。
“因为破瓜不值钱,如再卖给你,这买卖就不公平了。”小女孩一边翻看着地上的破瓜一边说。
闻此我愣住了,想不到这话能在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从一个十来岁、单薄而又瘦弱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来,真是不敢相信。
这要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培养出如此正确的价值观啊!作为年近半百的我,走南闯北几十年,竟然不及一个小女孩的境界,想想真是汗颜。
感慨间,那小男孩从瓜田方向又抱了一个大西瓜,气喘吁吁地走了回来。
我赶紧接了过来,打开后备箱,将两个好瓜和那个破瓜一起直接放进了后备箱,随后从钱夹里抽出一张五十元钱递到小女孩面前。
“叔叔,瓜还没称呢!你没零钱吗?”小女孩怯怯地看着我。
“不称了,天色不早,我要急着赶路,这钱你也不用找了,多不了多少。”
“叔叔,肯定多很多,一般一个瓜也就四、五块钱左右呢!” 小女孩睁大了眼睛望着我。
“没事,叔叔也没零钱,拿去吧!”见他没接,我便直接塞在她手里,转身上车并打着了火。
“叔叔,你等一下。”只见那小女孩边说边向男孩一招手,俩小孩又往瓜地跑去。
我忽然明白了,急忙驾车驶上道路,向前开去。
“叔……叔……!”身后又传来了小女孩的喊声。透过后视镜,发现在那眩目的夕阳下面,姐弟俩站在瓜地旁边,一个劲地向我的方向挥手。
我轻鸣喇叭,扫视着后视镜。里面,那如血的残阳下,姐弟俩的剪影,随着车子的远离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两个黑点,与残阳的余辉融为了一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删帖指引|阳新新阳网 ( 鄂ICP备19013424号-2|42022202000111 )

GMT+8, 2024-6-13 15:59 , Processed in 0.26823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